范冰冰背后的黄宗羲定律

文章正文
发布时间:2018-10-09 10:01

范冰冰背后的黄宗羲定律

2018-10-09 09:08来源:格隆汇户口/改革/GDP

原标题:范冰冰背后的黄宗羲定律

作者:西雅图雷尼尔

来源:西雅图雷尼尔

黄宗羲定律

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大多问题最后都可以归结为经济问题。

而国家和人民之间的经济问题往往都体现在税收问题上。英国国王和臣民因为税收问题矛盾重重,最后搞出来一个《大宪章》,法国召开三级会议谈判征税的问题,美国因为英国的税收问题谈不拢,喊出了无代表不纳税,在波士顿轰轰烈烈倾茶运动,拉开了美国独立战争的序幕。在中国的明朝也因为税收问题,辽饷,剿饷,练饷导致匪越剿越多。

《大明劫》-孙传庭死而明亡矣

明末清初的思想家,黄宗羲提出“天下为主,君为客”的民主思想。他说“天下之治乱,不在一姓之兴亡,而在万民之忧乐”,主张以“天下之法”取代皇帝的“一家之法”,从而限制君权,保证人民的基本权利,所以,亦有“中国思想启蒙之父”之誉。

秦晖先生根据黄宗羲《明夷待访录》中的有关记述和评论,在论文《并税式改革与“黄宗羲定律”》中提出一个定律:黄宗羲定律。

一种根据历史得来的经济学、政治学现象,历代王朝为减轻、规范农民的赋税而推出的合并赋税类新政策,仅在初期起一定作用,随后便无法抑止层出不绝的新税;而后代王朝,往往在前代的基础上合并赋税,导致不同名目的赋税被反复叠加征收,最终变本加厉地加重农民负担。

简单的来说,即税制改革初期,朝廷会把多种税目合并,一定程度上能减轻老百姓的负担,但时间久了,朝廷又会以那些曾经减掉的税目来征税,而老百姓的税负又会涨到一个比改革前更高的水平,但此时民众早已忘记了税目合并,并不认为是再重复征税。

比如,唐初的租庸调制度本来分为:

土地税,征收谷物;

人头税,征收绢;

户税,征收麻布

晚唐的时候将税制改革为两税法,即占有土地的多少为标准来征收。如果光看文字,似乎没有了户税和人头税的名目,然而实际上这两项征收已经并入了土地税中。此税制后沿袭至宋朝。宋朝在改革的时候在土地税之外,又重新开征新的人头税目,但老百姓并没有意识到重复征收。

张居正改革的一条鞭法,又把两税、丁口、差役和各项杂派全都归并到一起征收。把原来每十年中轮值一年的差役负担,平均分摊到十年里征收了。但是后来到轮值之年,各种杂役又纷纷派了下来。老百姓也没有认为那是重复征税。

当代的税收

如果只看税率的话,中国显然税负并不突出。增值税中国是略高,但是也不是最高;所得税无论是企业所得税还是个人所得税都还说的过去。

但这和实际的体验有很大差别,原因是实际上存在大量的非法定的负担。换句话说因为中国税法的不完善,导致很多税以其他形式出现。如果把其他的负担算计到税赋负担重去,就会发现中国的实际税赋非常高。

2018年世界银行和普华永道会计师事务所发布关于全球企业税负情况的报告,统计了190个国家和地区反映企业税费负担指标的总税率,2016年所有国家(地区)平均总税率为40.6%,而中国总税率为68%,远高于平均水平,位列世界第12

当然也要看到进步,2007年的时候,中国位列全球第8!要看到这些年政府降低税负的努力!

换一句话说,中国这些减税成果卓有成效

另外一方面,中国是一个低福利国家。以医疗开支占GDP的比例为例,根据2014年世界银行的数据,当年中国医疗卫生投入占GDP比重在榜单上的150个国家和地区中排名第123位,系倒数第28位。

或者换一句话说,中国医疗保健领域的潜力巨大!

普遍性偷税漏税

由于高昂的税率,过低的福利,以及没有充分的代表的权利,导致纳税人意识,主人翁意识不足。前一段时间,有个在北京纳税上千万的老板,因为没有户口,没法给孩子办理学籍,微博吐槽差点被《北京日报》揪斗成汉奸和历史反革命。

在中国的整个历史上都存在着普遍的偷税漏税行为。比如《大明劫》中,孙传庭要为了守潼关,军饷缺口十万。明朝地方上有头有脸的乡绅们,宁可私下里贿赂孙传庭也不愿意缴税。

在大明劫中最后的四十三家乡绅,全部被斩,家产充公,没有一个是赢家。

在真实的历史中也相差不大,躲的了崇祯,躲不了闯王。躲过了闯王,躲不了“鞑子”献宝。谁都没有能逃过去,两败俱亡。

中国的历史上很少有妥协。所以中国的历史就是一个接着一个的轮回,也就是所谓的黄宗羲怪圈。

默契的“浮动”税率

演艺圈的乱,即便是圈外人也早有耳闻。不仅仅是偷税漏税的阴阳合同,各种洗钱,刷票房,幽灵场,各种证券欺诈,层出不穷。即便是公开的秘密,也少有人受到处罚。

而更为普遍的二手房买卖阴阳合同,也比比皆是。很少听说有人因此而受到偷税漏税的处罚。

而更加常见的是,拿餐饮发票抵税这种事情,严格来讲也是违法的。

另外一方面,普遍性违法,法不责众,所以法律没有威慑力,又进一步鼓励了普遍性违法。

在普遍性违法的情况下,实际税率要比名义税率要低一些。所以尽管纳税人纳了高额的税,也不敢声张,更不敢要求代表权利。这也是一种抑制“无代表,不纳税”这种歪理邪说的有效途径。相当于纳税人和执政者之间形成了一种默契税率:

你可以少交点税,我当没看见。你也别管我收了税干嘛。

这种历朝历代的默契非常有意思,也许是解读黄宗羲定律的一把钥匙。

从经济上来讲,这个默契税率是个“浮动”税率,没有像西方一样形成一种固定的制度。这种浮动税率,增加税率不需要通过啥会议,啥法案。只要加大打击力度,税率就会回到实际税率,甚至更高,而且名正言顺。如果需要促进经济,降低实际税率,那么什么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就可以了。也叫放水养鱼。而且这种浮动税率还可以有针对性,牛的不得了。

正因为这种浮动税率实在太模糊了,而且是利用司法的手段来提高税率,非常方便。使得税率的掌控很困难。而导致真的收不上来的时候,已经毫无回旋余地了,不可收拾了。可以查一下 上海 空降兵 1952年。

无锡人民的五反检举信

小结

崔永元和范冰冰之争中,崔永元非常突兀地打破了那种默契。让各方都措不及防。从法制的角度来讲,就应该把所有的涉案人员的税都好好查一查。毕竟有法不依,还不如无法。但是另外一方面,是不是也该把降低税率,税费透明化落到实处啊。

合理,透明的税赋+ 严格执法+无代表不纳税才是跳出黄宗羲怪圈的钥匙。

可惜这把钥匙早就锈成这样了。。。。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文章评论
—— 标签 ——
首页
评论
分享
Top